国光剧团《快雪时晴》藉故宫国宝阐释「流离与安顿」

2020-06-26 520人围观 ,发现69个评论

国光剧团《快雪时晴》藉故宫国宝阐释「流离与安顿」

  台中国家歌剧院「2019 NTT遇见巨人」系列,每档节目有如大师般的经典。10月19、20日邀请了国立传统艺术中心辖下国光剧团的新编大戏《快雪时晴》,藉故宫镇馆之宝「快雪时晴帖」阐释「流离与安顿」的内在命题。此次因应在歌剧院独家献演,特别安排中生代京剧菁英盛鉴、黄宇琳,以及当家老生唐文华、京剧天后魏海敏两个组合分别于19、20日主演,展现不同世代的诠释观点。

《快雪时晴》书写大时代背后的悲欢离合,也探索着流离者的生命经验,剧中主角张容战死后魂游五代,从东晋、后梁、南宋、清朝,最终漂离到台北故宫,一心追寻「快雪时晴帖」,见尽离散众生相,才终于体悟挚友王羲之邀他终老江南的弦外之音,解开心中执念。

剧情交织着另外两条故事线:一是两兄弟各为其主,母亲面对儿子战场相残却无能为力;二是国共内战被「抓兵」回不了家的外省少年,但落地生根、娶妻生子后,台湾这片土地展开了怀抱让他安身立命。当主角张容灵魂历经一千六百多年的颠簸,终于得以安顿,观众彷彿也跟着找到了答案。

「快雪时晴。佳。想安善。未果为结。力不次。王羲之顿首。」一纸短笺,却道尽人对生命安顿的渴望。彩排记者会特别安排剧中「秦淮河」一场,张容魂至南宋,见秦淮河上画船莺燕云集,金陵繁华恍如一场温柔梦,偏安江南,无非就是在离散动蕩当中寻求一方安静。

去年荣获台北文化奖、在剧中饰演船娘的资深演员朱胜丽认为:台湾上一辈人面临的离散是大江大海的流离失所,年轻一代也难以逃离同样的问题,或「北漂」、或离开家庭、甚至自我认同的疑问,都是一种离散的心境。「文人、游子、过客们来到船上,无非就是在动蕩中寻求一方安静和一时的温暖,船娘们能给予的便是当下的慰解,就像母亲的怀抱,又像是游子心的避风港。」

担任指挥的卫武营艺术总监简文彬更感性表示:去年秋天此剧首次出国,在香港文化中心感动了五千多位观众。今年于台中国家歌剧院的演出抚慰海峡对岸香港人的心。台中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邱瑗在记者会中也提到:「《快雪时晴》于2007年首演时,简指挥就一路参与製作过程,每次排练时都与团员一样挥汗如雨,雨滴就如同乐谱上的音符一样多,真的是非常努力的要将交响乐与作品融合在一起。」

《快雪时晴》于2007年国家戏剧院首演,2017睽违十年再次登上国家戏剧院,2018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演出,今年台中国家歌剧院「2019 NTT遇见巨人」系列再度搬演。此次除当家老生唐文华、京剧天后魏海敏的「经典版」外,特邀中生代京剧菁英盛鉴、京剧小天后黄宇琳携手主演「菁英版」,展现不同世代的诠释观点。

    盛鉴认为自己有点像主角张容,一直在追寻自己的「家乡」和「安定」;他也曾化身「北漂」到北京接触影视演出,「绕了一大圈回到熟悉的台湾与京剧舞台,感受台湾的温度是暖的。」

黄宇琳提到母亲便是生于祖辈撤离来台时的船只上,所以「舞台上的一切,竟变成一种依靠、贴近上一辈回忆的媒介。」形塑角色与自我生命追寻的功课不谋而合。

谢冠生饰演国共内战被「抓兵」逃难到台湾的外省少年,犹记得当年首演之时母亲刚去世,剧中角色思念母亲又无法「回去」的孤苦无依之感,使他「每演必崩溃」!然而剧中角色娶妻生子、落地生根之后,步入老年一句「哪儿疼我,哪儿就是我的家」,表达了最朴实的冀求安身立命的土地情怀。

《快雪时晴》以京剧与交响乐共奏,锺耀光作曲、李超编腔、简文彬指挥,声乐家巫白玉玺、蒋启真共同主演,除了四度合作的台北爱乐室内合唱团,更是首次与长荣交响乐团携手合作。长荣交响乐团张逸士团长在会中特别感谢李超老师优美的编腔,提到北京艺术界对于《快雪时晴》的故事脉络与舞台设计深深感到惊艳,虽然大陆人口众多唱功的人也是人才辈出,但台湾在京剧的创意上实在是远远超乎想像。如此备受爱戴的戏剧、再加上简文彬指挥带领下,一定会是一场最杰出、最出色的京剧表演。

不容错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