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人称的运用与转换

2020-07-28 267人围观 ,发现32个评论

第三人称的运用与转换

小说中以第三人称的「他」来叙述故事,常用的方式可以大约分为三类:一是第三人称单一观点,二是複式的单一观点,三是全知观点。

第一种,作者以「他」为主角,叙述过程中所有人物,都只有「他」的观点。这类似第一人称「我」的效果,作者带领读者随时贴近「他」,理解「他」所认知的世界,但是作者和主角却能保有弹性距离,可以短暂离开「他」去交代一些身外的事物,但绝不贴近其他角色,去看他们的观点。而且谨守事件呈现时,主角必定在场的原则。

我的作品中:「姑姑家的夏令营」、「第一百面金牌」、「台湾炒饭王」、「我的姐姐鬼新娘」等,都属于这一类。

第二种,可以用「我」来说一章节,再用「他」来说一章节,交互运作。也可以挑出几个主要的角色,分为以他们为主角,一人叙述一个章节,综合个别的叙述观点,共同组成一个相关连的故事。

我的作品「雨男孩·雪女孩」,採用的便是后者。主要角色有萧天雨、王美雪、萧天雨的阿嬷、爸爸、甘露法师、光藏小和尚,以及萧天雨的前世林大海,这些人分别站在自己的观点,来叙述彼此的关係与情节的进展,组合成一本十万字的前世今生轮迴小说。

这幺做的目的,主要是希望读者在冗长的十万字阅读中,不是只侷限在一个人的观点,而是能进到各个要角的内心,用不同人的观点彼此交叉来看每一个人,除了让人物更立体,可顺势转换场景和心境来製造趣味,也可藉此隐藏阴暗面和悬疑来製造高潮。

第三种全知观点,作者宛如「天神」,通晓故事中的所有一切,在任何有需要的情况下,作者可以带着读者进到每一个角色的内心,用他的眼睛来看事情,作者也可以长时间脱离主角,去讲述另一个时空中,主角所不知的相关大事。

以「有人在鹿港搞鬼」为例,大部分情节中,主角「缺嘴宏」都在现场,贡献他的观点,但是在两个乞丐去害死恶霸黄昇,和道士作法在「送肉粽」的重要情节,「缺嘴宏」都不在(也不应该在),但读者都需要知道。

再以「鬼强盗与大屎神」为例,这一本内容讲述溺爱、啃老、老人照护,设定为「亲子共读」的少年小说,大部分情节中,主角林亚杰都在现场,贡献他的观点。但我为了邀请「家长读者」参与阅读,设计了几个以「亚杰的妈妈」为观点的情节,由她来看丈夫、小孩、婆婆,希望引发家长共鸣,进而一起省思。少年读者也能因此了解,为人父母者所面临的种种生活压力。

阅读小说,理解「他」人在做什幺、想什幺,将自己投射在某个角色上,藉以抒发抑郁的情绪,获得被人了解的欣慰,甚或取得窥探的快感,这都是小说在提供娱乐、启蒙和成长之余,所贡献的心辅功能。

所以请多多阅读小说吧!你会因为增强了对「他」人的「同理心」,而成为一个更贴心的人。

► ► ► 更多郑宗弦作品

不容错过